熱線專欄   (2) 中藥面面觀

15種中藥劑量與療效關係簡述

中藥的療效,是指藥物在一定的用量範圍內,臨床上顯示出來的治療效果。它並不一定隨著藥物用量的加大而增強,有些中藥隨著用量的加大臨床療效發生改變,甚至顯示出相反的治療作用。

中國山東省鄆城縣中醫院李邦明、李勇 多年在臨床上的觀察,結合臨床報道,概述15種中藥用量不同時在臨床上療效的差異 ( <<時珍國醫國藥 >>2000,2:87 )。 現摘編如下。

大黃粉 用量口服0.3 g以下有止瀉作用。其機理爲大黃鞣酸的收斂作用掩蓋了含量甚少的致瀉成分的作用。鞣質的D-兒茶精抑制大腸內細菌生成酶,阻斷吲哚類的産生而止瀉。1∼5 g有致瀉作用。其致瀉成分爲葡萄糖甙元,番瀉葉甙A、C,主要爲蒽醌衍生物。

紅花 用量0.9∼1.5 g用於調養氣血。在溫補劑中加入少量紅花,用於治療產後血暈、頭暈、眼花氣冷等。
12∼15 g用於冠心病、心絞痛,取其有破瘀通經之功。紅花小量養血和血,大量則活血化瘀。其藥理作用是破瘀活血通經,表現爲興奮子宮、降壓、擴張血管。

郁金 用量3∼10 g,有疏肝解鬱止痛的作用,用於慢性肝炎和肝硬變所致的肝區痛、泌尿系疾患引起的腎區痛、婦科血瘀痛經等。10∼15 g有行氣利膽的作用,用於治療傳染性肝炎,能升高血清蛋白,促進膽汁分泌和排泄,增進病人食欲。30∼60 g有較好的排石作用,可用於治療各種結石。本品入氣分以行氣解鬱,入血分以涼血破瘀,善治肝膽,善行下焦。

玄參 用量在9∼12 g,有滋陰降火、清熱潤肺之功效。可用於治療虛火上炎所致的咽喉腫痛、牙痛,以及肺熱咳嗽等。18∼30 g有祛虛熱,除煩躁之功、用於熱病傷陰、陰虛火盛出現的煩躁不安者。30∼90 g有軟堅散結的作用。用於治療瘰癘、脈管炎等。玄參苦甘而鹹寒,用於熱證有清熱滋陰、消炎解毒作用。虛熱實熱均可應用,但以滋陰見長。

豨簽草 用量在6∼9 g,對慢性風濕及類風濕性關節炎有較好療效。9∼15 g用於治療肝陽上亢型高血壓兼有四肢麻木、腰膝無力、頭痛、頭暈者,較爲適宜。曾有報道單味大量o簽草久蒸久曝後,搗末爲丸治癒中風。

白芍 性味苦酸而微寒,入肝脾經,常用量6∼30 g。有養血斂陰、柔肝止痛、平抑肝陽之功效。30∼45 g有利尿作用,用於熱病後期,陰液耗損,小便不利等症。白芍長於養血斂陰,雖有利尿作用而不傷陰。

枳殼 一般用量爲3∼12 g,有行氣寬中、除脹之功效。用於脾胃功能失調所致氣滯諸證。15∼30 g可用於子宮脫垂,或久瀉脫肛等臟器下垂證。藥理研究證實,枳殼對胃腸、子宮有興奮作用,能使腸蠕動增強,子宮收縮。

雞內金 口服內金粉3 g,用於治療體虛遺精、遺尿等,尤其對肺結核之遺精有較好療效。4.5∼12 g用於調理脾胃、消食祛積,尤其適用於因消化酶不足而引起的胃納不佳、積滯脹悶,反胃嘔吐等。15∼18 g有化堅消石之功,可用於泌尿系結石及膽石症。

浙貝母 用量在9∼15 g,有清肺熱、潤肺躁、清熱化痰之功。用於外感及內熱咳嗽。18∼30 g有解毒散結之功,用於治療肺癰、乳癰、瘰癘、發背及一切癰瘍腫毒。

石菖蒲 用量在1.5∼3 g作藥引,有明目、開音之功。用於治療角膜潰瘍、聲音嘶啞等。4.5∼7.5 g用於開竅。治療濕溫病之濕濁蒙蔽清竅者,以及狂躁型精神分裂症。9∼12 g有通利小便之功能,可用于治石淋或熱淋。

五味子 用量在1.5∼3 g時,有斂肺鎮咳之功。用於治療肺虛咳嗽,如老年慢性氣管炎、肺氣腫等。6∼9 g有滋補益腎之功,用於腎虛型咳嗽、遺精、滑精及久瀉久痢等。12 g以上有降低血清穀丙轉氨酶作用,可用於慢性肝炎恢復期轉氨酶過高。

赭石 用量在9∼18 g有鎮胃降氣、止嘔止噫之功,適用於胃氣虛弱的嘔吐、嘔逆、呃氣、胃脘滿實等。24∼30 g用於治療實證氣喘及肝陽上亢所致頭暈、目眩等證。本品苦寒,入肝、心經。其藥理作用爲:鎮胃降氣,平肝熄風,對中樞神經有鎮靜作用,並有輕微收斂作用。

膨大海 用量1∼4枚,有開肺解表、清熱利咽之功,用於風火犯喉而致的聲音嘶啞。12∼15枚有通便之功,可用于頭目風熱疾患,合併有大便熱結者。

肉蓯蓉 用量在6∼12 g,有補腎助陽、益精血之功。適用於陽痿不孕、腰膝冷痛、筋骨無力等證。15∼18 g有潤腸通便之功,用於腸燥津枯之大便秘結之證。本品助陽而不燥,滑而不寒,是一味既補陽又益陰的藥物。

升麻 一般用量3∼10 g,有發表透疹、升陽舉陷之功。用於風熱頭痛、中氣下陷、斑疹不出等。30 g時,有報道治療面神經麻痹有較好的療效。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溫哥華中醫网站主編戴紹業醫師摘編 )